<var id="jv7zx"></var>
<var id="jv7zx"><strike id="jv7zx"><thead id="jv7zx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jv7zx"><video id="jv7zx"><thead id="jv7zx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<ins id="jv7zx"></ins>
<var id="jv7zx"><video id="jv7zx"><menuitem id="jv7zx"></menuitem></video></var><var id="jv7zx"><strike id="jv7zx"><listing id="jv7zx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jv7zx"><video id="jv7zx"><thead id="jv7zx"></thead></video></var><var id="jv7zx"></var>
您的位置:首頁 > 大事件
葉兆言《馳向黑夜的女人》
——追述那個年代里被消失的一群人
2014-05-10 22:51:04  來源:東方早報  作者:
分享到:

 

 

        作家葉兆言的新長篇小說《馳向黑夜的女人》從1941年汪偽政府成立一周年開始,一直到2010年上海世博會結束。去年,葉兆言出版了中篇小說《一號命令》單行本,而現在這部《馳向黑夜的女人》,葉兆言說應該可以看作是《一號命令》的姐妹篇。同《一號命令》一樣,《馳向黑夜的女人》的主體部分是在1949年后這些人物的命運,也就是小說里追求進步、入了黨的欣慰,在文革中如何風光,但最終還是跌到人生底谷,成為那個年代消失的群體的一部分。?

??

        《一號命令》姐妹篇??

 ??

        記者去年8月底在南京拜訪作家葉兆言時,他說剛剛完成了一部長篇小說,這就是現在即將出版的《馳向黑夜的女人》。這個故事,葉兆言考慮了很多年才終于動筆書寫:“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,這些年來關于‘文革’中那些死去的人物的故事實在太多了。我不想寫是因為,今天這些故事被庸俗化了,這種控訴其實不是文學,更多像是通俗小說,有時候這些悲情成為一種變態。”葉兆言一直沒有動這個故事,還有一個原因是他對傷痕文學的某種抗拒:“我不喜歡傷痕文學,因為文學性不夠,只有對與錯。但很多時候對錯并不是最重要的,重要的是讓讀者能感受到歷史,再現當時普通人心態。”??

 ??

        《馳向黑夜的女人》可以和葉兆言去年出版的中篇小說單行本《一號命令》對照閱讀,小說的起點同樣是南京,同樣是從抗戰開始,故事主要部分在“文革”結束。兩部小說還有一個相似之處在于,它們的寫作都源于葉兆言家庭在“文革”中直接或間接的經驗。《一號命令》源于他祖父葉圣陶在“文革”中的部分真實經歷,即葉圣陶先生接到“一號命令”從大城市疏散;而《馳向黑夜的女人》則部分源于大部分普通人在“文革”中的共同經驗,即“文革”期間隨時會發生的死亡。所以,作家葉兆言說,《馳向黑夜的女人》應該算是《一號命令》的姐妹篇。??

 ??

        《馳向黑夜的女人》的主要內容,葉兆言說,是“一個在南京的女人(即小說里的主角欣慰),她始終跟著時代走。汪偽時期,她父親是銀行高管,后來逃到重慶,抗戰勝利后他家沒有問題。國民黨去臺灣了,他們家也跟著去了,但她沒有去。她追求進步,解放初期入黨,‘文革’開始是造反派,但在‘文革’初期就被槍斃”。小說里的欣慰因思想言論被捕入獄,以反革命罪被執行槍決。??

 ??

        很多“文革”人物的綜合??

 ??

        《馳向黑夜的女人》第二章《北京,2008年的大雪》中,“我”與朋友呂武的對話,大概可以概括作者的思想。這一章中,呂武背誦了顧城的詩歌《很久以來》:“很久以來/我就渴望升起/長長的,像綠色植物/去纏繞黃昏的光線/很久以來,就有許多葡萄/在晨光中幸運地哭著/不能回答太陽的詛咒。”??

 ??

        2008年的北京和2010年的上海、南京,這兩部分看上去與小說的主要內容格格不入,但在葉兆言看來,這兩章是小說的重要部分,“完成了歷史的一個圓圈”。葉兆言說:“小說第一章《南京,1941年3月30日》,這個時間點是汪偽政府成立一周年,對南京人來說,雖然是屈辱的時候,但總算世界太平,大家過上和平生活了。而2008年和2010年這兩個時間點,對中國人來說,同樣是如此重要。中國要融入世界,中國在世界上開始占據重要位置。但更重要的是,在這兩章中,‘我’不停地在思考如何寫那個故事,其實也就是‘我’或者當下的我們如何看待歷史,包括‘文革’。小說里的‘我’試圖從不同人的視角講故事,但不同的視角里,欣慰可能是不同的,歷史同樣如此。”??

 ??

        同《一號命令》一樣,《馳向黑夜的女人》的主體部分是在1949年后這些人物的命運,也就是小說里追求進步入了黨的欣慰,在“文革”中如何風光,但最終還是跌到人生底谷,成為那個年代那個消失的群體的一部分。這個人物的死亡在葉兆言看來,可能是他那一代經歷“文革”的人共同的生活經驗。??

 ??

        葉兆言對早報記者說:“我在后記里寫到,有一天我父母回家說起誰誰誰被槍斃了。在‘文革’中,‘五一’、‘十一’都會槍斃一批人。剛剛開始的時候,整個城市很隆重,后來變成簡單的儀式,仍然在游街,但老百姓已經不關心了,只看到墻上一張畫叉的大字報。這個被槍斃的人可能就是你認識的人。我父母回家就說起這個事情,然后就不說了。”??

 ??

        葉兆言父母努力回避的名字是他們的熟人李香芝。但葉兆言告訴早報記者,李香芝并非小說里欣慰的原型,“是李香芝、張志新、林昭等等這些在‘文革’中死去的人的綜合,是一個模糊的人,不特指誰,但在那個時代這樣的人物實在太多。”??

 ??

        與《一號命令》相似,葉兆言在《馳向黑夜的女人》里留下的空白永遠比故事更多,“對于任何作家,沒寫的東西一定要比寫的多,這可以觸發你的想象力。”葉兆言說,“你再怎么寫,也寫不過真實,寫不過各種小報上的東西。你不寫,留下空白可能更好。我要寫的恰恰是,這個女人之前活生生的生活和歷史,她的童年、少年、戀愛等。”這樣處理的結果是,他索性沒有給第八章取一個標題,只有“第八章”幾個字。??(責任編輯:張雯)
 

分享到:
首頁  |  關于我們  |  投稿聲明  |  版權經紀  |  聯系我們
地址:南京市中央路165號鳳凰廣場C座   郵編: 210009   電話:025-83280229   E-mail:fenghuangwenyi@163.com
ICP備案號:蘇ICP備08111047號-1
256彩票